石壕吏改写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学习总结 >

石壕吏改写

石壕吏改写
时间:2020-05-16
石壕吏改写15篇

  石壕吏改写(一):

  在一个傍晚,太阳已经在说再见的时候,杜甫独自一人骑在立刻,来到了石壕村。在一位老婆婆家借宿了一晚。在吃过晚饭,准备休息的时候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。屋子里的老公公翻墙跑到远处躲藏了起来。

  随后便听到"咚咚咚"的响声。老婆婆去开门,出此刻门外两个凶神恶煞的差役。眼睛瞪得大大的,问老婆婆:"把你家里的男人都交出来。"老婆婆悲伤地哭泣着走到差役面前说:"我家里本来有三个儿子,可就只剩下一个了。"差役好像有点傻又说:"那把其他两个交出了。"老婆婆之后说:"我的三个儿子都被抓取征兵了。此刻我的一个儿子给我来了一封家信。其他两个儿子都战死在战场上了。"

  就在这时,屋子了的孙子被外面的吵声吓得哭了。差役听到了气汹汹的说:"家里不是还有人吗?"老婆婆说:"家里只剩下一个吃奶的孙子了。"那他的母亲呢?叫她出来。"孙子的母亲没有完整的衣服。就让我这个老太婆跟你们走吧。"你们别看我老太婆虽然年纪老,力气也不大,但也是能够帮忙的。差役已经十分不耐烦了,担又无可奈何,为了不被上头责骂,他只能勉强把老婆婆带回去凑数,他大力的扯了老婆婆一把说:"要给我耍什么花样,我暂且放过你家里那两个,给我走!"

  此时的杜甫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他十分同情他们,却又无能为力。夜很深了,说话的声音似乎没了,但好像听到有人在隐隐约约地哭泣……早只同老头告别。

  石壕吏改写(二):

  安史之乱仍在持续。

  夕阳渐渐落了下去,我骑着马去找休息地。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,前方出现了一个小村子。这个村子名为石壕村。一对老夫妇迎接了我,把我安顿在了他们的家里。他们家很小,但即便如此,他们还是腾出一间小屋让给我。

  夜深了。

 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阵脚步声。之后就是剧烈的敲门声。我打开窗户就看到几个官吏。“快开门,皇上征兵啦,赶紧交出你家里的壮丁。”门外的一名官吏喊到。老翁翻墙逃走,妇人则是出门看看。“别废话,赶紧把你家的壮丁交出来。”几个官吏的头儿说。“可是家里实在是没人了,我家的三个儿子都服役去参加围困叶城之战,其中一个儿子托人捎了信回来,其中两个最近刚战死了,活着的人,暂且偷生,死的人,永远都逝去了呀。”刚说完屋里便传出了婴儿的哭声。老妇人心想,这下完了。随即就听官吏说,“还说没人,你居然骗我们。”忽然间政变冲过去拉住他们,说:“求你们不要进去,那是我还在吃奶的小孙子,还没有满月,他的母亲不会离开的。”“我可不管,反正今日必须有一个人要跟我们走。”官吏说到。妇人低下头,随即说,“那要不你们让我去服役吧。”于是他们便把妇人带走。

  我很难过,很忧愁,唐军全线崩溃的消息令我深感悲伤,难道大唐真的就要这么灭亡了吗?我抬头望着那一轮皎洁的明月,一片清冷和孤寂。

  我紧握住手,咬紧了牙关。官吏一向都是那么的残忍,他们不会在意别人的感受。战争给百姓人民带来了太多的痛苦,我却无能为力。

  那一晚我失眠了。辗转反侧,夜不成眠。战争的残酷形式使得人们不得不失去自我的亲人,而我却在那里,无能为力。哎!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?

  天最终亮了,我也起身准备继续赶路。……而与我道别的只剩下老翁。我无奈的看着他,脸上是悲也是恨。

  昨夜那一幕幕在我脑中回顾着,妇人那凄惨的哭声依然回荡在耳边,尽管隔壁屋子里的人早已离去……

  不知是早上的雾水飘进了我的眼睛,还是我也感到了悲伤,我的泪水也情不自禁地往外流。

 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,天灰蒙蒙的,又阴又冷。

  石壕吏改写(三):

  事件发生在唐朝安史之乱时期,唐军在也成打败,郭守义退守河阳。杜甫这时被迫离去,经过新安,石壕,潼关等地回到华州,着名的“三吏”“三别”就是根据这番经历写成的。

  一天,诗人杜甫走在去往华州的路上。傍晚他来到了一个叫石壕的村子里,随便敲响了一个农夫的家门,出来开门的是一位老婆婆,年纪看似有些老,农家的主人是一对老夫妇,没有其他的人,作者问老婆婆可不能够在那里借住一宿,老婆婆对作者说:“小伙子啊,你可不明白啊,这官府的人每一天都在那里抓人,我也不是不让你住,可是官府的人把你抓走了,你肯定会怪我一辈子的,你刚快走吧。”老婆婆边说边环绕四周看,看看官府的人来了没有。作者说:“没事,大妈我不会怪你的,求求你让我住一宿吧。”老婆婆实在没办法就让作者进了自我的家。

  天不知不觉的黑了,作者躺下来休息。突然,门“咚咚咚”响了起来,老妇让老头翻墙跑,自我去开门。有两名官府的人夜里来抓人。老妇做出一副刚睡醒的样貌,打开了门,官吏大声的说:“你个老不死的婆娘,怎样此刻才开门”老婆婆说:“老朽年纪大了,腿有毛病,官爷来我家干什么”,官吏又吼道:“少废话,把你家男人叫出来”,老妇这时哭的说:“我家有三个儿子,都在邺城服役。一个儿子刚刚捎信回来,说两个儿子已战死在沙场,活着的苟且活着,死了的永远就完了!家里再也没有其他的男人,这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。因为有孙子在,所以他的母亲也没有离去,可是出来进去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。”官吏气狠狠地说:“不行,你必须交出来一个人”老妇实在没有办法了说道:“我年纪虽然大了,但请官吏大人把我带到河阳城去服役吧!此刻,我还能够去做做早饭,打扫打扫军营!”官吏点点头带走了老妇。

  到了深夜,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但好像听到有人在隐隐哭泣。天亮了作者登程赶路时,只同那位老夫告别。

  石壕吏改写(四):

  月色朦胧,万籁俱寂。

  这是战火纷飞的年代。诗人杜甫从洛阳赶往华州,见天色已晚,就投宿在石壕村的一户人家。那户人家欣然同意了,把杜甫安排在屋后的厢房中。这户人家的主人是一对年迈的老人,和他们一齐生活的还有他们的寡媳和还在吃奶的孙子。杜甫发现他们都是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所住的房子也是破烂不堪,不禁心生同情。

  一天的奔波,杜甫也累了,他准备休息了。正在这是,忽然听到一阵粗鲁地叩门声。杜甫皱了皱眉,想:“这么晚了,谁在敲门呢?”于是,他打开厢房的门,想出去看看。这时,他看到这家的老翁正在越墙出去,而老妇也急忙冲他喊:“先生,差役又来抓人服役了,你快把门关上,别出声啊!”杜甫这才猛地一惊,赶紧关上门,躲在窗户底下,竖起耳朵听外面的动静。

  老妇见他们都藏好,赶忙提起一盏灯,颤颤巍巍地走过去开门。

  此时,门外的差役早就等得不耐烦了,没等老妇打开门,就一脚把门踹开,闯了进来。

  官吏怒气冲冲地对老妇吼道:“把你们家贴合服役的男子给我带出来!”老妇叹了一口气说:“大人,我的三个儿子都去邺城防守,小儿子捎信回来,说他的两个哥哥刚刚战死。活着的那个苟且偷生,死去的永远完结了,再也不用受这份苦了,哎……”说完,不禁老泪纵横。官吏质问道:“你们家难道就没有别的男人了吗?你们家的老头呢?”老妇声音哀怨地说:“他呀,早走了,丢下一家人……我家真的没有什么男人了。”就在这时,屋里的孩子哭了起来,官吏狡猾地转了转眼珠说:“你不是说没有人了吗?怎样还有孩子哭?你居然敢欺骗本官!”说完,挥动皮鞭就要往里闯。老妇惊恐地跪下,泣不成声地说:“哎,仅有个还在吃奶的孙子,你就放过他吧!”官吏阴险地笑了,说:“有孩子在,他母亲应当还没走吧!把她带出来!”老妇摇摇头说:“因为有这个孩子在,他的母亲还未离去,但进出没有完整的衣服,没法见外人。求您就放过我们家吧!”官吏怒目圆睁,蛮横无礼地说:“不行,不管怎样样,我们要带走一个。”老妇用乞求的目光看着官吏说:“如果必须要人去服役的话,就抓我吧,老妇我虽然年老体衰,但还能干些活,让我和你们一齐回军营吧,天明前还能够为军营的人准备早饭。”官吏上下打量了一下老妇,说:“能够!反[由Www.WeiXingzh.Com整理]

  正人手不够,你就过去凑个数吧!”

  于是,来了两个差役,把老妇押走了。

  慢慢的,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夜又恢复了平静。老翁回到家,明白老妇被带走了,掩面而泣。而那可怜的寡媳,想想自我的悲惨遭遇,看看怀中的孩子,也悲痛地直掉眼泪。

  杜甫心里,也是说不出的难受。他,一夜未眠。

  天亮了,黎明的曙光中,他向那个老翁拜了又拜,转身离去。前面,还有很长一段路等着他。

  “愁无比,和春付与东流水。”可此时,不是春天,而是残酷的战争,悲伤的离别。

  石壕吏改写(五):

  在公元758年的一天,已经四十八岁的杜甫,由左拾遗贬为华州司功参军。他离开洛阳,石壕,夜宿晓行,风尘仆仆,赶往华州任所。所经之处,哀鸿遍野,民不聊生……

  ——题记

  一天晚上杜甫来到了一位老翁家借宿,这时突然响起了沉重的脚步声——有两位官吏为“安史之乱”来抓壮丁。听到这步声,不得了了,老翁急忙翻墙逃走,并派老妇出门“迎接”官吏的到来!

  官吏大声傲慢无礼的呵斥!老妇低声诉说着他的苦衷!

  老妇上前走了几一步,对官吏说:“您们已经从我家抓走三个壮丁去防御敌人了,并且刚刚有一个儿子捎了一封家书,家书中说道“有两个儿子已经战死了,不能再抓了,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家吧!”我每一天以泪洗面,苟且活着,可是我那两个儿子却永远也回不来了。这时,两个官吏听到了房间里有啼哭声,便呵斥道:“这不是有人么!快交人出来”老妇急忙回答:“家里已经没有别的男人了,仅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孙子呀。我们家很穷很穷,连一件没有补丁的衣服都没有,请您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家吧!”可恶的官吏可不会这么善罢甘休,官吏变本加厉的捉弄老妇。这时老妇又说:“我虽然没有力气,不能去打仗,可是我能够为士兵准备早餐。所以,两位官吏爷,请您把我带走吧!”官吏一听这话,连忙把老妇带走了。

  过了一会,老翁回来了,杜甫给他讲了事情的经过后,老翁嚎啕大哭。

  第二天杜甫走了,他只向老翁一个人告了别。

  石壕吏改写(六):

  公元758年,安史之乱,为了平息由安禄山和史思明发动的叛乱,郭子仪、李光弼等九位节度使,率兵20万围攻安庆绪,原本胜利在望,但可怜我大唐盛世,20万兵力竟然在史思明第二年派来的援军中节节败退。苍天啊!

  公元759年,我不料被贬在华州司功参,即使归家的心如箭一般,但还是被迫赶往目的地。

  那晚,我来到了石壕村,想在这个小村庄里面投宿一晚,这个小村庄笼罩在一片乌云之中。我四处瞧瞧,许多门口都探出了一个个脑袋来打量我这个来自异乡的客人。

  可是他们无一例外都是女人的和小孩,没有一个男人。

  很快我找到了一间旅馆,连掌柜的都是女人!看来这个地方已经被征兵的“光顾”过了。很快我已到了我自我的房间,这时候我问女老板:“是不是征兵的来过你们这个地方?”只见那个妇女大吃一惊,跟我不停地说:那是要杀头的,那是要杀头的······在我的追问下,她把我拉到一旁毫不起眼的小屋子里,跟我说,每一天晚上有征兵的人过来搜人,村里面的男人害怕去当兵,都跑到山上头去了,我同情的点了点头:战争带给了人民什么好处呢?只可是是那些所谓的政治家的工具罢了啊!

  过了一会儿,天已经接近黄昏了,我用了晚膳,准备入睡,明天继续赶路。

  这时,我突然听到外面在大吵大闹些什么,难道这就是妇人说的官兵来抓人了吗?我准备出去一探究竟,可是掌柜的女老板去赶忙把我拉回了客栈,跟我说你不要命了呀!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!于是我打开窗户向外面望去,只见离我投宿的店最近的一个屋子,许多官兵从树上窜了下来,他们真是狡猾呀,白天躲在树上观看哪个房子里还有男人,而晚上是他们出击的最好时间,一个个黑影从树上跳下直窜早已经瞄好了的房子。

  老翁吓得翻墙逃跑了,而老妇人则出门与官兵周旋。

  差役在那里大吵大闹不停的嚷着“说你们把老翁藏到哪去了?快说,要不然我就把你带回军营里!”差役在老妇的房子里翻来翻去,似乎要把那里的一切都翻了个底朝天,把老翁给找出来。可是妇人在那里啼哭啊!但他们一点也不理睬,只是一个劲的逼问老翁的去处。

  我依稀能够听到老妇在说:我可怜的三个儿子都到相州去了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说,另外两个儿子都战死了,活着的人暂且活着,死去的人就永远不会复生了。家里实在没有能打仗的男人了,仅有一个吃奶的孙子,因为有孙子,所以母亲还才没有离去,可是她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,我年老力衰,请让我跟您回军营去应征河阳的兵役,这样我还来得及给军营做早餐。

  夜色渐渐暗了下来,而说话的声音渐渐消失在了远方······

  天亮时,我准备继续赶路。正好走过昨日晚上的那一个房子,看起来十分的平静,谁也想不到昨日黄昏发生了什么事,仿佛昨日的一切都是一场恶梦罢了,那是唯一能够作证这一历史的就是那一家只剩下一个老翁,在那里抽着水烟,摇着蒲扇,嘴里神神叨叨的说:“作孽呀,作孽呀······”

  我独自上前去,与老翁告别,心仿佛在滴血。底层百姓这么穷苦,当官还有什么意思呢?

  哎,可怜我大唐盛世罢了!

  石壕吏改写(七):

  在唐代中后期,“安史之乱”时。为了平息战争,从新安,石壕,潼关等地抓人充兵,大诗人杜甫刚好要从洛阳去华州。

  途中走过石壕村,便投宿到一户老妇。到了晚上,夜深人静时,人们都已经睡觉时。就有差役来敲门,找人去充兵。这户人家起来后,老头儿立刻就跳墙逃跑了,老妇就出去开门应付。

  一看门,差役吆喝了一声,显得十分凶怒。!老妇显得十分痛苦。一下子就泪流满面,哭诉自我的悲哀。

  老妇哭了一会,上前对差役们说“我本有三个儿子,好不容易把他们养大成人,到了结婚生子,孝敬我的时候,却因为这次战争,都去了邺城,当上了守卫邺城的士兵。前两天一个儿子还捎信回来。说他们在打仗的时候有两个儿子已经为这次战争而牺牲了。活着的还能够姑且着活着,如果死了的话,就彻底死了。”可官吏却一点也不一样情他,执意要让他加交人,还说“你们家就没有别的男人了吗?”老妇就说:“家里真的没有别的男人了。”这时还在吃奶的孙子,因为见官吏的吵声,就哭了起来。官吏就问:“你问家不还有人吗?”老妇说:“家中仅有还在吃奶的孙子,因为有孙子,所以母亲没有离去,可是她出来进去,已经没有一件完整的衣服了。”官吏还不放过他们。老夫就说:“我虽然力气小,请让我跟你们一齐回去,刚快去河阳去服役。还能够去准备早餐。

  到了深夜,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但好像听到有人在哭,天亮要登程赶路时,只和老头一人告别。

  石壕吏改写(八):

  夕阳西下,火红的霞光透过稀薄的云层灼烧着干旱的土地。

  我独自行走在这条扭曲蜿蜒的小路上。路旁是一大片一大片龟裂的荒芜田地。废弃的农具被胡乱地堆放在田间,一阵裹挟着傍晚沉闷空气的风刮过,卷起一层浮土。我一步又一步机械地走着,心却又飘飘摇摇,想到别处去了。

  邺郡一战,近在咫尺的胜利仿若黄粱一梦。梦醒时分,我大唐朝的军队兵败如山倒,无数战士喋血沙场。郭子仪大将等人,退守河阳,却开始四处抽丁。百姓不得安生,处处在上演着生离死别。

  驻足,遥望王都,血红的江山风雨飘摇。苦苦寻找欲知苦难源头,也仅终得一声叹息罢。

  在小路的尽头,一株枯木浅浅地挨着一块风蚀的石碑,其上凿刻着三个大字——石壕村。夕阳下沉着,似一只挥着鞭子的手,驱赶着行人的脚步。

  我想,这就是我今晚的住处了。

  这一方小小的村落拥挤着低矮的土房,不高的石制院墙分割出一条条瘦小的土路。围墙内探出细瘦干枯的树枝,如同从地府中探出手来的索命冤魂,在无声地呐喊着。我攥紧了隐藏在宽大衣袖下的手,强忍着心里近乎喷薄而出的怒意,却也在心里平添了一丝悲凉。这样的废土似的村落,我自洛阳一路走来,却是见得多了。

  我借住在一栋矮小破旧的土房里,一位身形佝偻的老妇颤巍巍地拉开了门。尘土如瀑布般倾泻而下,遮掩了老妇的脸。待到灰尘散去,我才对上了那一双眼睛——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!深陷在皱巴巴的眼眶里,血红的眼白如刚哭过般含着浑浊的泪。恐惧、悲痛、无奈和绝望满占着那本应充斥着幸福的瞳孔。在听明来意后,老妇才慢吞吞将我让进屋。

  乌鸦在屋外的树杈上嘶哑地叫着,今晚必定是个不眠夜。

  夜幕降临,这小小的村落被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,令人窒息。如同一块不曾清洗过的帆布,蒙在每个人的心上。破烂的糊窗纸外传来了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声,咚,咚……那位自我来时起便一声不吭的老翁如同被火烫了一下,“唰”地站起,轻轻地挪到后门,之后,如风一般地冲了出去,越过低矮的院墙消失在了远处的高草丛中。老妇扶着炕沿费力地弓着佝偻的身躯从炕上站起,颤抖着双手走向门口。一向嘚嘚不停的马蹄声最终停在了小屋的门口。我的心不由得紧紧缩起,冷汗冒了一身。

  官靴击在泥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,锁链甲互相撞击却似死神催命的铃声。伴随着一阵尘土飞扬,小屋的门被军官踹落在地,而老妇却代替了门,死死地挡在了门框上。一旁安睡在母亲怀里的婴儿开始啼哭,声音尖利刺耳。一张小脸憋得紫红,枯瘦的小手紧紧地攥着母亲的衣袖。而他那衣不蔽体的母亲,却死死地将他的脑袋摁在自我怀里,紧紧地抱着他,生怕被人抢了去。

  门前传来重物落地的“扑通”声,伴随着官兵恼羞成怒的咒骂声和老妇近乎绝望的抽泣声,老妇低低的恳求声传入我的耳朵:二子当死,一子充兵,家中唯余儿媳和孙子,可怜可怜她一家,只求以她自我代替家人。我的心一抽一抽地痛,一腔悲情夹杂着怒火全留在了肚里。

  天将微明,粉红的朝霞洒在空荡的院落里。院中景色未变,反观屋内却已是另一番光景。归来的老翁一言不发地盯着地面,抱婴的母亲肩膀一抽一抽地,似是在压抑着自我的悲恸。

  我走出小屋,仰头望向这一望无际的阴暗天空,狠狠地挥出一拳,耳边又回响起那被镌刻在心灵深处的哀嚎,那些声音或年轻,或苍老,却都满含着战乱时代底层人民的血与泪。

  以往辉煌的王朝已是末日残阳,即使终抵可是陨落,那火一般的余晖,灼烧的却是天下无辜的百姓苍生。

  奈何!奈何?

  石壕吏改写(九):

  《石壕吏》是我学过的一片古文,此刻我来改写一下吧。

  在夕阳出此刻天边时,我来到了石壕村,那里有安史之乱的硝烟,每个人脸上都很悲惨。我来到了一户人家。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,这是外面有一阵响亮的敲门声。只见家里的老翁越过了墙逃走了。家中的老妇走到门前去开门。原先来者是差役啊。这麽晚了他们来那里做什么呢?他们在门口大声的叫着,让家里的男人出去,我只听见门前的老妇在哭泣。

  她走上前对差役说:“我有三个儿子已经被你们抓去看守战场了,有一个儿子最近给我捎信回来说我的两个儿子已经战死了。此刻大儿子也是苟且的活着,死的已经再也回不来了。”差役一点不领情,还吵着要人。老夫无奈地说:“此刻我仅有一个吃奶的孙子,他的母亲还在,可是出入家门没有完整的衣服。”差役们还是凶狠的对着老妇要人。老夫最终为了不让他们把自我的儿媳妇捉走,只好说:“我虽然老了,力量也不够了,可是请让我和您一齐回去复命,赶快去河阳去服役,还能准备早上的饭。说完老妇就被差役捉走了。

  已经到了深夜,差役们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想必已经捉着老妇去河阳服役了吧。屋里躲着的儿媳妇还在低声地哭泣。凄惨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。天亮了起来,我早上起来准备继续赶路,只和那个老翁告别。

  这就是安史之乱给人们带来的悲惨生活!

  石壕吏改写(十):

  不明白为什么,好端端过着太平日子,突然爆发了一场战争。听说是东边有两位大官造反了。那天晚上,有个差吏带人来我们村里,说是征兵,于是我就稀里糊涂地参了军。

  新兵队伍似乎比想象中更壮大:不仅仅有像我一样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也有才十岁左右的小孩和六十多岁的老人家。一路行军,那个官吏每到一处都会征兵——与其说是征兵,不如说是捉人参军。

  这天晚上到了石壕村,一如既往地停下来,趁着夜色捉人。在村口我就看见有个老翁从他家后院翻墙跑了。我听见队伍里有人故意压低的叹气声——从来向差吏报告,是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。反正那个差吏从来不看四周有什么发生,总是抬着头走路,活像只骄傲的公鸡。

  但这只公鸡却突然停了下来,我们正疑惑着,就听见那只公鸡扯着嗓子喊道:“前面是谁?停下!”

  回答他的是一名老妇人凄惨的哭声。不难猜出,是刚刚逃走的那老翁的妻子,只是因为害怕而出门查看情景,却被这骄傲的公鸡捉住了。

  老妇人吓得坐在地上,头也不敢抬,自顾自哭诉。似乎是经历了许多次这样的事,差吏还没发问,她便说起来:“我们家已经没有能够参军的人了,我的三个儿子都参了军,其中两个已经战死了!”

  差吏似乎仍不死心,扯着嗓子又问:“里屋还有人吗?”“有……有一个还要吃母亲奶的小孙子,可怜他母亲连一件完整的衣衫都没有……”

  那差吏没有得到满意的答案,便冷冷盯着那老妇。

  老妇又哭起来:“实在不行就把我带走吧,求您了!如果立刻走的话,兴许还能赶上给军爷们准备早饭呢!”差吏竟然同意了!

  我握紧了拳——凭什么?

  我想起家中的母亲,会不会也被一个差吏逼得坐在地上哭呢?江山,是那些统治者们的游戏。然,兴,百姓苦!亡,百姓苦!

  江山是百姓的生命、泪水堆砌的啊。

  村头破败不堪的钟楼传来打更的声音,一下一下地,击在我的心头上。

  天快亮了吗?我不敢确定啊。

  石壕吏改写(十一):

  暮色开始四合,我投宿在石壕村,忽然听有“咚咚”砸门的声音,之后屋里的人慌乱起来,一位老妇说:“老头子,你赶紧走,我先出去应付应付他们,快走!”“我怎样能抛下你一个人独自逃命呢?”老人摇摇头无奈地说,“你就快走吧,要不来不及了,我一个老太婆没什么好担心的,快走!”老妇推搡着他。老人这才不舍的跳墙而逃。“哐当!”一声,本来就不结实的木门就这样倒在了地上。

  老妇急急忙忙跑出去,这些差役方停住脚步。隐隐约约听见屋里传出孩子哭的声音,还有轻轻的嘤咛声,大概是母亲在哄孩子的声音吧,这声音有些颤抖,有些恐惧与生硬。这些差役一个个凶神恶煞,不苟言笑,愤愤的吼道:''把人交出来,快点!"老妇在一旁不停的掉眼泪,还不停的阻挡着这些人。

  老妇颤颤巍巍的走上前,哽咽着说:“我老婆子有三个儿子,他们都在邺城服役,多年未见,这前不久,一个儿子捎信回来,信中说我那两个可怜的儿已经战死了。”老妇说到这抹着眼泪,“活着的苟且活着,死了的就永远回不来了啊,我那两个可怜的儿啊!家里更是没有别的男丁了,仅有一个尚未断奶的孙儿。因为有孩子,所以他的母亲还未离去,但出出进进的更是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啊!”老妇仍用一只手臂拦着他们,继续说道:“如果实在用人,我老婆子虽然年纪大力气小,但请让我跟你们回去吧,赶快到河阳去服役,我起码还能为你们准备早饭。”差役互相对视了一下,点点头,“明天天一亮,就跟我们走!”老妇慌忙送走了他们。

  夜已经深了,静悄悄的,仿佛一根针掉落都能听见。可老妇家传出一声声的哭泣。一家人都唉声叹气,一夜未眠。一声鸡鸣打破了这份静谧,老妇被带走了,我启程赶路时,只与皱着眉头的老头儿告别了。

  石壕吏改写(十二):

  1261年前的石壕村

  唐肃宗乾元二年,四十八岁的杜甫,贬为华州司功参军。

  唐王朝为补充兵力,便在洛阳以西至潼关一带强行抓人充兵,人民苦不堪言。这时,杜甫正由新安县继续西行,投宿于石壕村,恰巧遇到吏卒深夜捉人……

  杜甫在向华州进发的路上,时间飞逝,已是暮春。轻风掠过,刮起满天凋零的花瓣……

  天快黑了,杜甫到了石壕村,只得借宿于此。这户人家一贫如洗,一盏孤灯摇曳着,在黑暗中闪动……

  刚入了夜,屋中的老人连忙翻墙逃走。杜甫还在房间里纳闷,突然,一阵猛烈的踢门声传来,惊醒了一树乌鸦,老妇人连忙出屋开门。

  “你怎样这么长时间才开门!”官吏对老妇人大声吼道。“你家的男人呢,出来见我!”

  老妇人刚听到这段话,眼泪就如断线珍珠,掉了下来。

  她一颤一颤地走进了房屋,拿出一封血书,手颤抖着,打开了这血书。

  她的脸抽擅着,拿着血书对官吏哭诉道:“我的三个儿子,都被你们给招去了啊!我,我大儿子,就在几天前,托人送了封信回来,他,他告诉我,他的弟弟,都被杀死了!我此刻都不明白,他还活着吧?”她哭得更悲痛了。

  杜甫听到这儿,跑到纸窗边,用指悄然在纸窗上戳了一个洞,向外探去。

  只见官吏从老妇人手中一把夺过血书,撕了个粉碎,抛至身后,大声吼道:“叫你家里所有人都出来!”

  老妇人仿佛挨了当头一棒,眼神空洞,停止了啼哭,喃喃道:“家里再也没有什么男丁了,仅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小孙子。儿媳妇因为孙子,才没改嫁……”

  还没等老妇人说完,官吏再次叫嚣:“让你儿媳妇出来,带她去前方!”

  本来儿媳已是醒的,这喊声又把小孙子闹醒了,母子俩便抱在那儿痛哭。

  老妇人怎样都不会想到,他们竟会如此惨无人道!她苦苦哀求道:“那,我去吧,她已经没有一套完整的衣裙了。我虽年老力衰,但请允许我跟从您,赶快应征,也许我还能为军队做早饭。”

  老妇人进屋收拾行李,一件衣裳,几根针,少许线,仅有这些。

  她看见了一套比较完整的衣裙,刚拿起,就放下去了,要留给儿媳啊!

  她轻轻地闭上了门,一阵幽风,豆大的火苗,灭了……

  夜深了,说话声,没了,但哭啼声,仍徘徊耳旁……

  天亮了,凋零的花瓣被夜风吹落,满地都是。告别了老翁,告别了他的儿媳,杜甫上了路。

  路上满是花瓣,莫非,这条路,便是那老妇人走过的……

  石壕吏改写(十三):

  风静静的,微微地吹着地上的落叶。

  一阵阵马蹄声由近至远,是杜甫。他骑着一匹老马,正准备找一个地方落脚。突然,他看到前面有一户人家,隐隐约约的灯光使杜甫充足了精神,骑马准备向前走去。原先,这户人家的男人都被抓去充军了,仅剩一个老妇人和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孩子以及他的母亲。老妇人热情地招待了杜甫——虽然只是几个红番薯。

  夜深了,杜甫正准备入睡。忽然听到了一阵阵吵杂声、哭喊声、鞭打声、恳求声。原先是差役在夜晚捉人,老头子急匆匆翻墙躲起来了,老妇人出门看守。

  差役说:“你们家还要一个人去充军!”老妇人:“我的三个儿子都已经去邺城防守了,最近一个儿子捎书信回来说,另外两个儿子已经战死了,我仅剩的一个儿子也活不久了!”

  “活着的人暂且偷生,死了的人也永远地死了!”老妇人说道。

  “那也不行,你家必须要一个人去充军!”差役喊道。

  屋子里传出了婴儿的哭声,“还说没有,有婴儿的话,他的母亲就应当在吧。快!把人交出来!”差役狠狠地说道。

  老妇人哭喊道:“孩子的母亲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,怎样出去呢?如果你们必须要带走一个人的话,那就把我带走吧,我虽然力气衰退了,可是还能够帮士兵准备早饭的!”

  于是,差役把老妇人带走了。

  到了深夜,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好像有人在低声、断续的哭着。

  天亮登程赶路的时候,只同那个老头子告别了。

  石壕吏改写(十四):

  “老伯,我能在那里住宿一晚吗?”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找到了较近的一户人家,打开房门,我看见一位瘦弱的老伯站在我面前。老伯一看见我大惊道“您难道是杜大人?”“是我”“快请进”

  我一进门,屋内装修简陋,家具简朴。家中还有一位老妇、一位穿着破损的妇女和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。到家坐好后,老伯问我“不明白杜大人经过我家,想去哪里?”“我要去西安,天黑了,走过此处,就想来那里借宿一晚。”

 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阵阵的狗叫声、嘈杂声,声音越来越大。老伯一听,魂不附体,说了句“军队又来征兵了!”赶忙翻出了自家的石墙,狼狈而逃。老妇也连忙让我躲起来。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,老妇自我走出了屋门。我躲在屋内,听着外面老妇与差役的交谈。

  “快把你们家人都叫出来!”“怎样就这几个女人?没有男人吗?”“差役大人,此刻安史之乱,我的三个儿子都在守邺城,一个几天前刚捎信回来,说其他两个人都战死了。死了的就死了,活着的也只能是苟且活着”“少说废话!没有男人那就拿那个妇女充军!”老妇眼看诉苦没用,媳妇就要被抓去充军,只能狠下心来,跟差役说:“差役大人,我们媳妇她连一件完整的衣服都没有!怎能去充军?如果你们必须要人,就拿我充军吧!我虽然老了,可是给军队烧水做饭也是能够的,你们若是此刻带我走,也许还能到河阳给战士们做早饭呢!”

  差役们只好把老妇带走了。只留下媳妇和一个还在吃奶的孩子。媳妇抱着孩子从外面回来,默默的坐在那里,什么话也没说。

  石壕吏改写(十五):

  傍晚时分,我投宿到石壕吏村一户老妇人家。这时,从里面走出来一位老头儿,想毕就是这位老妇人的丈夫了。

  夜晚,屋外传来阵阵叫喊声“这男的我们是带走的了。识趣的就赶紧放手,否则——!”之后是一群小孩和老人,妇女的哭泣声、叫喊声。老妇人和老头儿听到这一动静,都显得很紧张,两位老人相互对望了一眼,之后,老头儿便爬墙逃走。老妇人喃喃地说:“来了,差役又来抓人了。”又传来敲门声:“开门!开门!”老妇人扶着拐杖踉踉跄跄的去开门。

  “怎样这么久才开门!”“小的身体不太舒服,走路不快;望着这两位大爷多多原谅。”差役噪叫的声音多么凶横!老妇人哭哭啼啼的声音又多么叫人悲痛。

  我听到老妇人走上前去说话:三个儿子都去防守邺城了。一个儿子捎信回来,另外两个儿子最近刚刚战死。活下来的人都只是苟且偷生,死掉的人就永远没有了!家里再没有别的男人了,仅有一个还在吃奶的孙子。他的母亲没有离去,但她出入都没有完整的衣服。老妇人尽管年老力衰,但也请让我今晚跟你一齐回营去,赶快到河阳去服役,还能够准备早饭。

  到了深夜,说话的声音没有了,似乎听到有人低声在哭,我天亮登程赶路的时候,只同那个老头儿告别了。

最近更新
推荐内容
  • 市场营销实习报告

    市场营销实习报告10篇:市场营销实习报告(一): 经过学校的...

  • 思政大课堂心得体会

    思政大课堂心得体会15篇:思政大课堂心得体会(一): 疫情之...

  • 梁祝听后感

    梁祝听后感10篇:梁祝听后感(一): 很早就听说过梁山伯与祝...

  • 仿句大全

    仿句大全135则:仿句大全(一): 1、我愿是一朵欢乐的浪花,...

  • 考生自述

    考生自述(范文15篇):考生自述(一): 尊敬的教师: 您好!以...

  • 顾拜旦名言

    顾拜旦名言:顾拜旦名言(一): 1、体育就是和平。顾拜旦 ...